北京展览公司_展台设计搭建_展览展示公司_北京和记娱乐展览展示有限公司
和记娱乐
公司简介
展馆新闻
会展政策
会展知识
会展营销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公司简介
展馆新闻
会展政策
会展知识
会展营销
联系我们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和记app > 会展政策 >

两地疫情隔离 一条深圳河隔开牛郎织女数月

  为了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香港和深圳两地分别于2月8日和3月27日先后采取了入境核酸检测和隔离14天的制度,许多港人、港企因此深受影响。记者在有50多位成员组成的深港微信群“屯门爸爸群”获悉,有的香港人才因为不能赴深圳工作被公司解雇,家庭生活陷入困顿,有双非家庭因疫情夫妻分居数个月,有港人不能赴深圳工作导致收入几近消失,有港企因不能有效地管理公司业务大减拟裁员。许多港人和港商感叹一条浅浅的深圳河将他们隔开逾百天,家人望眼欲穿盼团圆。他们期盼在两地疫情有根本好转情况下香港和内地能够尽早协商实现两地检测互认,令他们便捷两地旅行,实现家人团聚业务顺畅和便利的交流。

  因为疫情防控需要,香港和深圳分别先后实施过关新冠核酸检测和隔离14天,实施数个月以来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令两地输入性病例得到根本性控制。不过,两地入境通关隔离合计需28天,一个月时间就消耗殆尽,令许多港人港商承受不了时间和业务等成本,他们纷纷叫苦不迭。据悉,屯门爸爸群里有50多位爸爸,有的做客服,有的是华为、中兴的研发和财务人员,也有做地产开发,另有一部分是香港优才等。为了加强沟通、交流,他们设立这一微信群,交流通关的新消息。

  在屯门爸爸群里,有的港人因疫情被公司裁员,有的则数个月夫妻家人不能团聚,更有的业务因此受到很大影响,不一而足......

  因疫情丢失工作一家人生活陷入困顿,这件事就发生在港人杨愿军身上。记者采访他时,他既落寞、无奈又愤懑的表情溢于言表。他2013年通过优才计划移民香港,2014年入职香港智慧城市公司,隶属于总部在深圳的中国安科控股投资有限公司(CSST),从事智慧城市和机器人相关工作,2019年7月其合约转为CSST旗下深圳中智卫安机器人技术有限公司,从事机器人应用方案咨询、项目管理交付等工作。每天早上他坐香港东铁和深圳地铁来深圳工作,路上来回就要3个小时。尽管有些辛苦,他晚上回到大埔的家中与妻儿团聚,但也乐在其中。

  然而这美好的生活却因疫情嘎然而止。杨愿军细声地诉说着他的不幸,今年1月底新冠疫情暴发后,深圳中智卫安机器人从2月3日开始通知杨愿军网上办公,并要求网上打卡。他都每天都有在线打卡和提交工作日报。但2月8日因内地疫情香港实行入境隔离14天,他没办法再像以前每天往返深港,原本计划在深圳找酒店或民房住宿,但因疫情管控他既住不了酒店也租不到民房,便一直在网上完成打卡和工作安排。但是3月12日杨愿军回深圳时就收到公司辞退邮件通知,事前没有任何沟通,这不免让他有些愕然。为此他找公司协商,公司不愿意赔偿。记者致电该公司,其人力资源有关人士称,公司要求员工2月24日以后需现场办公,杨愿军没有遵守这一规定所以辞退。为此,杨愿军上诉至深圳劳动仲裁委,要求补发其2月中旬到3月底的工资,并按照劳动法进行相应损失赔偿,目前在等待判决结果。他透露,自失业后,香港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太太做理财顾问收入不稳定,香港房租需上万港币,还有两孩子在香港读小学,感觉压力很大,生活陷入了困境,只得耗用以前的积蓄。

  同样,疫情带来的入境隔离影响了许多港人的生计和收入。从事高科技业务咨询的深圳市动网创新科技创始人、港人蔡其南表示,他在深圳工作十多年,早已在深圳安家。2月8日香港采取入境隔离14天措施后,留在香港的他通过网上办公和视频会议,感觉还可以。不过,三个多月下来,因其客户全都在深圳和内地,他感觉自己困在香港不行,香港生活成本高,三个多月来他不能现场参加深圳市政府40多场项目评审,损失了5万多人民币;另有十多起仲裁案开庭,他负责深圳仲裁会员会信息化顾问和仲裁,因到不了现场,他损失至少有6-7万元人民币。三个月来收入损失了约有15万。因为是家里顶梁柱,收入消失殆尽,已严重影响家庭生活开支,甚至影响了家人心情。

  疫情带来的入境隔离也令深港两地一家人数个月难以团圆。从事软件开发的双非家庭郑烨告诉记者,因为读小学的小孩要在香港学习,他太太便带小孩在屯门居住,2月8日香港实施入境隔离,他因工作居住在深圳,便与太太和小孩分开数个月。他很思念太太和孩子,想与他们团聚,但是两地28天的隔离令他不敢过去,否则就会丢掉工作。为了缓解离愁情绪,他每晚都用手机与太太和孩子视频交流。因有100多天未见面,其甚是思念他们,他太太和孩子也同样期盼能与他早日团圆,双方可谓都是望眼欲穿。

  受深港两地口岸入境隔离影响,许多港商经营受到了拖累。深圳美年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创始人、港人陈永冠表示,其公司从事卫浴用品研发和生产,因疫情他无法来深圳管理公司,导致执行力大降四成,运营效率低下,订单流失,他拟将深圳公司裁员。

  陈永冠告诉记者,他2014年移民香港,多年前在香港、深圳和东莞设有公司,从事卫浴类家居用品研发和生产,出口欧美,一年收入为300万美元,其中深圳有研发和销售团队,东莞则有30人的生产工厂。

  受疫情影响,陈永冠公司的出口受到很大的影响,海外客户有的取消订单,有的延迟订单,业务下降了30%,目前还有部分在正常出货。今年1月他去德国参加展会后回到香港,因两地疫情入境隔离政策,他没有办法回深圳,三个多月了不能回去。他表示,“刚开始在3月深圳和东莞公司还能够正常运营,但是数个月后因我不在深圳,问题逐渐浮现:开会取消了,内部执行力不到以前的60%,没有办法监督员工,他们积极性下滑。因为其毕竟是小公司,风险抵抗能力弱,老板不亲力亲为的话容易出现许多问题。”

  他表示,因自己数个月不能亲临现场,深圳公司管理不好,很多决策没办法实施,新项目审批没办法通过,研发也没有办法有效推进,网上管理效果太差。“国外一个客户因不能与我面对面交谈和签约,便取消了60-70万美元的订单,令公司损失上百万人民币。以往我都是自己带员工见客户,重大项目要亲自出面,令客户满意才达成合作。”由于收入的大降,他考虑在深圳公司进行裁员。

  此前,陈永冠计划来深圳管理公司,但是要隔离14天,令其很多事情做不了,人在香港还可看报价表和打印,隔离期间没办法签名影响业务运营,这是他没办法来深圳管理的原因。

  香港电镀业商会会长、创隆实业董事总经理陈伟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受全球新冠疫情影响,其订单下滑逾五成,其服务出口企业的珠宝、手表和手机等订单下跌的惨不忍睹。为此,他们现在大力拓展内销市场,以弥补出口业务的损失。

  陈伟表示,他想委派香港高管到深圳公司指导内销,目前公司有两个董事、四个高管共计有8人因没办法过关均呆在香港,影响了公司内销拓展计划。他期望香港与内地两地尽快协调,早日实现检测互认,因而通关就无须双边隔离。这样,公司香港高管将方便赴深圳工作,以推动公司与内地珠宝、钟表和手机等厂商合作,通过内需订单来弥补出口的大幅下滑。

  对此,深圳美年家居用品有限公司创始人、港人陈永冠也表示,目前他已拿到香港入境的隔离豁免,但回到深圳仍要隔离。为此,他建议两地核酸检测互认,避免不必要的隔离,许多香港企业老板和高管,主要目的是来大湾区工厂工作,目的地清楚明确,风险是可控的。

  从事新能源、5G等配套产品研发生产的港企、嘉瑞国际韩小姐表示,其公司许多香港员工因入境隔离政策而呆在香港,不敢过关,过来的就不太可能回港,暂时来说看香港的豁免申请能否在国内获得同等认可。为了应对这一挑战,公司香港员工只能采取线上办公,这至少比过关隔离要好。

  从事国际航空货运的港企、东捷运通董事长黄鹏告诉记者,自2月8日香港口岸对从深圳入境实施隔离以来,他一直呆在深圳,100多天既没有办法照顾香港年老的双亲,也没有办法回到香港公司处理事务,其香港公司账户转账也受限制,他想前去处理,但两地隔离共计近一个月,他只得放弃。为此,他将进一步研究收缩香港的投资意欲。

  因受隔离影响,黄鹏公司现时各种文书签署,需交由跨境快递来递送,时效上亦没那么准时准点,还有不少限制。因其在香港起运的货物大幅减少,而使用内地机场深圳、广州、北京、上海、等空港始飞航空货运大幅増加。最近,港府先后推出制造业、金融、医疗等人士,可申请豁免,但没有惠及物流业人士。同时,就算惠及,亦只是香港不用隔离,回到内地仍然要隔离,现时十分需要两地同步互认检测的一些措施及安排。

  致同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周平告诉记者,其太太在香港岭南大学任副教授,他负责企业融资和并购,经常要往返深圳和内地,他在深圳工作,主管企业融资和并购,客户都是以国内为主。因入境隔离原因,他数个月呆在香港,其深圳项目推进受到了很大影响,团队成员担忧没有新项目影响收入,可能会纷纷散伙。

  周平表示,他从事的企业融资和并购,新的项目要求他本人与企业负责人现场沟通交流,如果不出面的话,对方会不信任他们。“最近有一家企业融资咨询服务,计划融资6000万,如果成功的线万元收入,因隔离政策我去不了深圳,项目一直拖着,进展不到50%。去年底就在谈这个项目,现在还挂在那里没有进展,短期客户可以理解,但时间太久了客户就会放弃重新寻找合作方,该业务就可能丢了。”这是他一个重要项目,如果丢了就会出现亏损。为此,他心里十分着急。周平类似的这类项目很多,以前有谈过合作,均是处于进展的一半,因来不了深圳,令他进步两难,一旦掉了链子,影响其在客户心目中的形象。

  更令周平头疼的是,其深圳团队成员也十分着急,作为团队的老板,如果找不到客户有新项目给他们做,必将内心发慌,担心没事做收入大降,因而就可能离开了。而一旦团队散伙了,他要想重新组建新团队就难了,至少需要半年到一年,中间还要磨合一段时间才能有效地展开合作。

  周平坦言,大湾区融合的话题已经讲了一年多,作为港人他经常往返深港两地,这次疫情两地对入境者隔离是对的,但是却没有推出对经常往返两地符合健康要求的人员进行互认豁免的政策,他感觉大湾区融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香港推出一些豁免检疫政策,但要求在香港与内地均要有公司,对他们新移民来讲,两地都不符合条件,没办法,他只有期待两地早日协调互认检测通关制度安排。

  蔡其南:因困在香港不能来深圳工作,三个月导致其科技项目咨询和仲裁业务等损失近15万,收入消失殆尽;

  陈伟:新冠疫情令公司订单下滑逾五成,拟派香港多位高管拓展内销市场,以弥补出口业务的损失,过关隔离令他们寸步难行:

  黄鹏:呆在深圳100多天既没有办法照顾香港年老的双亲,也没有办法回到香港公司处理事务,其公司账户转账受限,无法处理;




推荐文章